秦可卿房里的那幅秦太虚的对联,有什么深意?

时间:2021-08-05 16:45:12 作者:admin 18991
卧室对联

秦可卿房里的那幅秦太虚的对联,有什么深意?

上篇文章分析了秦可卿房内《海棠春睡图》背后暗藏的玄机,今天我们接着来看秦可卿房内一副对联背后隐藏的深意。

原文:宝玉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

由原文可知,这副对联不是孤立的,它挂在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图两边,与之组成一个整体,此是秦可卿房内最显眼的一个位置。而由后文可知,这其实就是太虚幻境的入口,我们看宝玉的反应,一进门就睡眼惺忪,骨头都软了。

原文说此联作者是秦太虚,秦太虚也就是秦观,北宋文学家、词人,他最为著名的一首词《鹊桥仙》,其中有两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为千古名句,尽人皆知。

秦观,字少游,一字太虚,是苏门四学士之一,很得苏轼赏识,元丰八年(1085年)进士,比苏轼小了十二岁。秦观与苏轼关系匪浅,尤其民间传说的其与苏轼之妹苏小妹的爱情故事,广为流传。明末清初作家冯梦龙的《醒世恒言》里,就有“苏小妹三难新郎”的故事。

当然,这不是秦观第一次出现在红楼中,前面贾雨村口中秉阴阳两气所生之人中即有秦观,被称为“秦少游”,而这次被称为“秦太虚”,很明显这是曹公刻意为之,因为“太虚”二字,又隐隐地映照了“太虚幻境”,这是在明确告诉世人:宝玉将入太虚幻境矣。

不仅如此,秦太虚又与秦可卿同姓,而在后文的太虚幻境中,又出一警幻之妹,乳名兼美,字可卿,曹公于此出秦太虚,似乎是在暗指秦可卿及其与太虚幻境的关系。

再来说这副对联的出处,后世不少研究者指出,机会汇集了秦观生平所有诗文的《淮海集》中并无“嫩寒锁梦”这一联,更且楹联盛行于明清时期,北宋时极罕见,故这副对联是秦观所这一说法就站不住脚了。只有一种解释,这副对联是曹公假托秦太虚所拟,目的有两个,一个是化用“秦太虚”之姓暗指秦可卿,用其名暗指太虚幻境,一个是利用这副对联,为宝玉接下来午睡神游太虚幻境营造了香艳的氛围,所以宝玉一入秦可卿房门,就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

秦可卿房内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图和秦太虚的对联其实出现了不止一次,宝玉神游太虚幻境时出现了一次,在后文宝玉随凤姐去瞧秦可卿病情时又出现了一次。

原文第十一回:宝玉正眼瞅着那《海棠春睡图》并那秦太虚写的“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的对联,不觉想起在这里睡晌觉梦到“太虚幻境”的事来。可见秦可卿房内摆设绝非随笔写来,而是曹公刻意设置,一方面为的是制造氛围,引宝玉入梦。一方面也是通过写尽了秦可卿生前的风流婀娜。

此外,有些版本把“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 后半句中的“笼人”误作“袭人”,根据平仄韵律,以及上下联之意,应是“笼人”无疑,一个“锁梦”一个“笼人”把宝玉神游太虚幻境的情境交代的一清二楚。

另外,原文中确有“花气袭人”等语,袭人名字即源于此,宝玉为袭人取名的出处来自南宋爱国诗人陆游的《村居书喜》,全诗为:红桥梅市晓山横,白塔樊江春水生。花气袭人知骤暖,鹊声穿树喜新晴。坊场酒贱贫犹醉,原野泥深老亦耕。最喜先期官赋足,经年无吏叩柴荆。

我读到宝玉神游太虚幻境一回时,产生了一个疑问,秦可卿引宝玉入梦,而宝玉入梦后又被警幻仙子训了云雨之事,并与其妹可卿梦里成婚云雨。一直以来,很多人都把宝玉梦里的可卿与宁府的秦可卿视为一人,其实完全不同。

宁府的秦可卿是未证之前的秦可卿,是身在富贵声色场中的秦可卿,擅风情,秉月貌,根据其房内摆设,可知其属风月场中人,且有“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事如影随形,其判词“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也充满了欲,这是俗世中的秦可卿。

太虚幻境之可卿,乳名兼美,为警幻之妹,她之所以与宝玉成亲,是奉其姊警幻仙子之命,目的是为了“令汝领略此仙闺幻境之风光尚如此,何况尘境之情景哉?而今后万万解释,改悟前情,留意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

也就是说,尘世之秦可卿沉迷声色,而太虚幻境之可卿是为了让宝玉跳出声色,归于正途,这完全是两个人!有一个细节即是,尘世之可卿,姓秦名可卿,而太虚幻境之可卿,没有提到姓。我想,曹公这里也许是刻意抹去了姓,为的就是让我们都误以为这两个可卿是一个人。

不过,两个可卿并非是孤立的两个人,这就像贾宝玉和甄宝玉一样,看似完完全全是两个人,但观其行止却又像是一个人的两面,像是一个人在照镜子,像是镜子的两面,而那面镜子既是风月宝鉴,也是太虚幻境。

回到秦太虚的对联,这两句对联后有脂批,上联脂批曰:艳极,淫极!下联有脂批曰:已入梦境矣。从脂批我们知道,这副对联的出现,是为了描述秦可卿房间的香艳氛围,这伏了宝玉梦里云雨之事。从另一方面看,宝玉在自己的侄媳妇床上休息已属不妥,却又在她的床上做了一场春梦并遗精,这无论如何跟秦可卿脱不了干系。所以脂批说的“艳极,淫极!”与其说是批对联,不如说是批可卿。

其实,细思这副对联,它描述了这样一个画面,上半联说的是春梦,下半联说的浓艳的闺房环境,处处透着性暗示,对于宝玉这样一个十二三岁的少男来说,如何把持得住?即便不是曹公安排宝玉神游太虚幻境,提前看到了诸芳命运,放在今天来说,在这样的环境中入睡,我们也难免想入非非,梦遗是就是必然的事了。

我之前曾有拙作分析秦可卿是否有勾引宝玉的嫌疑,到这里细细思量,不由得不惊叹,秦可卿为了引宝玉去她房里午睡,应该是提前做了准备的,不然不会那么干脆利落地打发宝玉休息。

综上来看,秦可卿房里的这副对联,应该非秦观所作,乃曹公借名假拟,是为一露秦可卿之事,为后文淫丧天香楼一节做铺,怎奈后曹公听从脂砚斋之言,删去此一节,为文学界一大憾事。此外,曹公借由宝玉眼睛,写尽秦可卿房间各种香艳摆设,是写秦可卿之本性,同时,借宝玉神游太虚交代其为“天下古今第一淫人”。

最后开一下脑洞。反复看这副对联,我忽然脑洞打开,把上联和下联中的最后一个字组合,正好是“冷香”二字,而薛宝钗所吃药丸的名字恰好是“冷香丸”,曹公是有心还是无意?这是巧合吗?红楼正文之外总有奇奇怪怪之文,仔细研读,往往大有深意,皆不可粗粗看过也。

作者:夕四少,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少读红楼,为你讲述不一样的红楼故事。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